《哇!大学生来了》:哇!好尴尬的节目

  成本低,风险小,模式简单,当年被户外真人秀直接压倒的棚内综艺现在倒是被网络综艺捡起来了。

  找几个主持功底和人气兼具的老牌主持人,加上薛之谦、大张伟、王嘉尔这样艺人中的综艺咖,再请一群爱笑爱闹的年轻人,就层出不穷的网络热门话题讲几句被传统节目认为上不了台面的真话和段子,开开尺度惊人的笑话解放下天性,好了,一档锁定年轻观众的纯网综艺就出炉了。

  被捡回来也正常,原本在电视台积累了多年经验的团队自然不能浪费。但经验归经验,要在综艺井喷成这样的时候把旧物捡得好,捡成《奇葩说》这样的水准,可不是十年前那回事了。

  上周开播了一个名字看着就有抄袭相的节目《哇!大学生来了》,但凡是在学生时代喜欢看台湾综艺的人,应该都知道我说的抄袭相是指什么。

  目前播了两期,节目实在太崩了,以至于我觉得在开播前,叫嚣着要为抄袭一事提告的中天电视台应该不会提告了,可能他们不太想承认这档——画面里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节目是在抄袭自己。

  《大学生了没》2007年开播,至今已是第9年,是台湾长青节目。三个主持人,纳豆、陶晶莹和阿Ken,陶晶莹主控全场,另外两个男生的任务是搞笑和互动。

  好巧哦,《大学生来了》官方给出的主题为“专注打造一档大学生族群承包的极致青春观点秀”。

  《大学生了没》每期邀请16位来自不同大学、不同学系的学生上来讨论节目制定的主题。

  怎么这么巧,《大学生来了》也邀请来自不同大学、不同学系的学生组成台上一个团体。

  看看幕后团队,《大学生来了》由《大学生了没》制作人之一的詹仁雄和去年从浙江卫视出走的陈伟团队制作,主持人也请了常驻《大学生了没》9年的陶晶莹。

  去年《康熙来了》停播,让台湾综艺的萎靡一度成为话题。就像香港导演的北上,台湾综艺人进军大陆也是无奈之举,在资本称霸的环境下,恐怕只要把钱挣了,到底是跪着挣还是站着挣已经是最不重要的事了。

  退一步讲,抄也就抄吧,冷饭炒就炒吧,但如果连抄也抄得不知所谓,就太尴尬了。

  两期节目主题不同,第一期讲大学食堂请来撒贝宁,第二期讲女生怎么撩汉请来陈柏霖,环节上差不多。

  陶晶莹、张大大和薛之谦开场,别扭得学《奇葩说》发明的花式广告法,围绕主题跟坐在对面的各大学学生讨论,接着请当期嘉宾出场,做一些棚内常见游戏,节目基本上就结束了。

  其实与年轻人讨论热门话题,尤其是分属不同专业的大学生讨论,是容易出彩的。台湾版《大学生了没》在一定程度上和《奇葩说》有共同点,就是年轻人对社会话题更开放的看法和论点,这是一档聚焦年轻观众的网络综艺必备特点。

  第一期开场的小讨论中,台湾大学生和大陆学生分别说了说自己学校的食堂数量,比如台北市立大学没有食堂,华中科技大学有34个食堂。

  但综艺被关注的原因不在于提供网络信息,是在于对信息的看法。这个小讨论最多让我知道了这个人是北大的,那个人是清华的,还有一个是台湾世新大学的,以及还有个很爱吃的胖女生。

  学校食堂是可以激发讨论的话题,比如食堂里发生的趣事,比如学生对层出不穷的食堂黑暗料理的看法是哗众取宠还是该老实做菜,甚至再懒一些讨论一下情怀。为了走流程而走流程回答下自己学校食堂数量真是让人不能相信这些台上学生的确正在吃食堂,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能代表年轻人的想法。

  打开盖子时台上大学生都发出厌恶的声音,表现出好可怕的样子。看见那么多以真实、直接作为icon的年轻人这么“高度”配合节目效果,实在不能理解他们来节目的目的。

  吓唬人这种十几年前的综艺就玩过的事太过时了,哪怕有也仅限于明星间调侃,毕竟是个节目,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不会有过分的事情出现。尝菜软妹子的全程不配合,简直看得为节目组捏把汗。

  最后快结束时请了几位真的食堂师傅带了几道菜上来给撒贝宁品尝,最后一道菜还做了撒贝宁之前提到的萝卜炖牛腩,洒了一把做作的怀旧鸡汤。

  第二期节目请了所谓的撩汉美女来轮番被宣传电影的呆萌陈柏霖占便宜,比第一期还无聊就不说了,按剧本走的痕迹挡都挡不住。

  两期看下来就明白了,台上那些完全没有特点没有话语权的大学生才不是节目重点,主持人和嘉宾才是节目组想捧的亮点。

  陶晶莹不用说,去年爱奇艺公布这个节目时就以詹仁雄制作,陶晶莹大陆综艺首秀作为宣传点,(当时节目名字还叫《元气大学生》),实际上陶晶莹从2013年出任《快乐男声》评委就算是参与了大陆综艺节目,接着连做了三季《最强大脑》嘉宾。但这个直接把《大学生了没》搬来的大陆综艺首秀看起来,嘉宾和主持还是两回事,带着匆忙和保守挑节目,失算了。更何况,碰上了张大大这种自带主角光环不可控的人。

  节目组本意应该是直接拷贝《大学生了没》主持三人组——陶晶莹主控全场,纳豆和阿Ken辅助——但现在这个节目,张大大成了主控全场气氛的人,同时承担介绍嘉宾、满脸傲娇成为被嘈对象、cue薛之谦出来搞笑等多重任务。以至于陶晶莹的角色看着就尴尬,控制不是,辅助也不是。

  张大大,多数人知道他是给谭维维当我歌经纪人时的浮夸一哭,被捧的同时也始终有争议,这个芒果台力捧的年轻人比起同时进军网络综艺的几个前辈,为什么一直红不了,也担不起大任,从《大学生来了》这个节目中也能看得清楚。哪怕不懂年轻人的心,他的前辈们都始终明白主持人在嘉宾与观众间的微妙角色。这无关乎能力,是作为主持人的自知本分。要真是因为看中他与众不同的性格,请来做嘉宾倒是更合适,比如此前同一个团队出品的《偶滴歌神啊》里的鉴音团成员角色。

  终于说到薛之谦。不知道是经纪人的问题,还是薛之谦多年坎坷后想报复性红起来,最近的节目数一数,《火星情报局》、《极限挑战》、《谁是大歌神》、《看见你的声音》、《大学生来了》,还有过两天要播出的《拜托拿稳咯》,不出意外的话,全都看得见薛之谦。

  毕竟不是专业主持人,节目组请他的作用自然是因为他会讲笑话讲段子。如果说《火星情报局》薛之谦已经把功力发挥了七八成,到了《大学生来了》,薛之谦实在太疲惫了。

  整期节目下来,薛之谦的镜头和说话次数是三个人里最少的,加起来大约也就在10分钟左右(不知道是不是有剪辑的原因在里面)。在说到陈柏霖的年龄时,甚至把大一个月说成了十年,陶晶莹有意递话给他,他也以“神经病啊”一类的口头禅带过去了,只有说女歌迷把自己打包起来送到酒店房间门口,和豁出去把发片都扯下来,这两次是全场关注点。张大大更加连递话的机会也不太给,只是偶尔cue他出来讲笑话,让人不自觉想起康熙里陈汉典的角色。

  薛之谦是有综艺感的,也很会开脑洞调动气氛,但和天生有喜感的大张伟不一样。密集地在综艺里做辅助主持为节目博关注,终究会把所有的脑洞开到殆尽都成不了一个主持腕儿,而观众早已经疲惫了。就更不知道他在这样疲惫的情况下,作为本职的写歌又有什么前景了。

  网络综艺是杯正在膨胀的大羹,大尺度和“污力”度成了标配,像《哇!大学生来了》这种把冷饭拿出来重炒的节目只会多不会少,节目组全都喊着解放天性聚焦90后。比起看多了大制作的电视观众,更在意尺度后期和线后当然好取悦些。但在这之前,搞清楚90后到底想看什么,至少态度不敷衍,才不至于这杯羹被打翻。

  关键词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